欢迎来到杭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

代表煤化工应避免冲动选择新型发展之路

2020.09.20 来源: 浏览:0次

煤化工:应避免“冲动” 选择新型发展之路

受国际原油、天然气价格上涨影响,与石油化工竞争长期处于劣势的煤化工迎来良好机遇,以生产洁净能源和可替代石油化工产品的新型煤化工成为各地的投资热点。许多地方和企业都将煤化工作为重点发展的支柱产业,纷纷提出建设大型煤化工基地的目标。

然而,近日在一些能源产区调研发现,煤化工产业虽然前景看好但技术、市场等风险,原料、水资源和环保的制约因素也很多,我国煤化工产业应避免冲动,科学论证、合理规划,走一条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经济效益好的新型煤化工之路。

(小标题)百万吨、千万吨级煤化工基地遍地开花

近年来,各煤炭主产区纷纷出台煤化工产业发展规划,准备建设大型煤化工基地,其中一批重点项目已经启动。在几乎所有产煤省区制定的十一五规划中,煤化工都作为支柱产业来培育,许多省区已启动或规划建设规模宏大的煤化工项目,许多都是百万吨、甚至上千万吨级的项目。

以下是了解到的部分省区的煤化工发展规划:

内蒙古提出开发生产高附加值的煤化产品,实现煤制油500万吨、甲醇1000万吨、聚氯乙烯500万吨、煤焦化1000万吨等四大重点发展目标;宁夏提出用大项目带动战略发展煤化工,已经启动的宁东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设,动态投资达300亿元;河南省提出围绕甲醇-烯烃、煤焦化-焦油深加工、煤制合成氨-精细化工等产业链发展煤化工,提出建设五大煤化工产业基地;陕西规划在陕北建设以甲醇为龙头的煤化工基地,近期将形成300万吨煤制油、300万吨煤制甲醇的生产能力,到2010年煤制油生产能力将达到400万吨,煤制甲醇生产能力将达到600万吨,甲醇制烯烃产能力将达到100万吨;贵州则计划投资500多亿元建设五大煤化工基地;煤炭大省山西规划到2010年将形成450万吨甲醇、甲醇下游产品300万吨、聚氯乙烯250万吨、煤焦油加工能力255万吨,煤制油形成产业化。

许多大型煤炭企业也纷纷跟进,将投资重点向煤化工转移。山西省五大国有重点煤矿集团公司的山西焦煤集团规划新建80万吨甲醇、30万吨煤焦油加工;大同煤矿集团规划新建60万吨甲醇、10万吨聚氯乙烯项目;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规划建设130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及产业化项目;潞安矿业集团规划建设276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及产业化项目,新建60万吨甲醇、40万吨聚氯乙烯项目;阳煤集团规划新建60万吨甲醇、60万吨二甲醚项目。

十一五期间,仅山西省的大型煤炭企业就规划投资758亿元发展煤制油,投资300多亿元搞甲醇、二甲醚等煤化工项目。兖矿集团投资100亿元在贵州开发建设百万吨煤炭液化基地,投资95.26亿元在陕西榆林综合开发煤制油。

(小标题)产业前景看好但技术、市场等风险不容忽视

调研发现,虽然煤化工目前面临着发展良好机遇,但从规划看,各地煤化工项目趋同性较大,缺乏有特色的产品和发展方向,有的技术尚处试验阶段,仍有较大风险,有的甚至出现了重复建设,项目过剩苗头已经显现。煤化工产业将面临技术、市场等多种风险考验。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在建的甲醇生产能力最低达到1300多万吨,拟建的2000多万吨,按在建及规划建设项目产能计算,到2010年,全国甲醇年产能将达到5000多万吨。而近两年我国甲醇消费量仅维持在400万-600万吨左右,尽管现在规划的一些项目最终无法落实,但甲醇行业肯定存在产能过剩的苗头,存在很大的投资风险和市场风险。

相对于甲醇项目面临的市场风险,煤制油项目则面临着技术、市场等多方面的风险和制约。合成油品工程研究中心、煤转化国家重点实验室有关专家指出,煤炭间接液化合成油在国际上已经产业化生产多年,这种技术路线本身是成熟的,但受煤种、煤质、储量等多种因素影响,涉足这一行业仍需不断研发,做好中试,然后才能稳妥放大产能,直至形成百万吨级以上产业化规模俄罗斯国企高管的真实收入情况如何呢?事实上,才能产生较好的经济效益,规避投资风险。

煤制油项目投资非常巨大,山西、内蒙古等地依托山西煤化所的间接液化技术建设的3个16万吨工业化示范厂,投资均在21亿元左右,虽然规模越大单位投资越小,但200万吨煤制油项目投资仍高达180亿元左右。

没有成熟的技术和不断创新的科研团队,没有稳定的投资渠道和有效的风险规避方案,煤制油项目面临的风险很大。专家提醒说。

(小标题)原料、水资源和环保:诸多因素缺一不可

建设煤化工项目和大型煤化工基地,除了要考虑技术和市场因素,还要同时考虑能源、水资源、环境等多种因素,切不可盲目规划,四处布局。

山西省工业经济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刘作舟认为,发展煤化工必须有充足的煤炭资源作保障,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无法撑起煤化工业的发展。如果全国2010年甲醇产能达到5000万吨,需要煤炭资源1亿吨;而根据现在规划的煤制油项目规模也将超过3000吨以上,按四、五吨煤制一吨油、3000万吨产能计算,至少需要1.2亿-1.5亿吨煤炭。而按我国十一五规划,到2010年,全国化工用煤也不过才1亿多吨。

环境问题也将成为煤化工产业发展的瓶颈制约。山西省环保局助理巡视员王景龙分析说,煤化工是一个高污染、高安全要求的行业,其运行周期长、工艺流程多且复杂,每个环节都会产生各种污染物,虽然可以回收,但无法回收的部分大多有毒有害,稍有不慎还可能造成重大环境安全事故。这些项目大都处在煤炭主产区,环境容量十分有限。规划建设煤化工项目必须充分考虑当地环境容量问题,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和三同时制度,加强日常的环境监管,最大限度减少污染物排放。

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大型煤化工项目和基地规划中对水资源供应的考虑明显不够,一些项目的规划热衷于制定宏伟的发展目标,而对存在的问题却缺少应对的措施。规划中的某百万吨级煤制油项目的用水计划,竟然是要等待一个尚未动工的黄河引水工程。

现阶段我国发展煤制油首选地区是内蒙古、陕西、山西,但这些地区都面临严重缺水的问题。煤炭间接液化合成1吨油要消耗10-12吨水,而其它煤化工行业耗水量还要大,比如,按传统工艺生产一吨甲醇要消耗15吨水。

(小标题)新型煤化工须打好四张牌

针对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大型煤化工项目出现的规划、建设热潮,深入调研并综合有关专家建议认为,我国应科学论证、合理规划,选择走上一条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经济效益好的新型煤化工之路。

与传统煤化工相比,新型煤化工发展主据行业人士透露要依托洁净煤技术、先进的煤转化技术,以及节能、降耗、节水、治污等新技术的集成应用,解决煤炭转化过程中的高效、低污和经济三大问题。刘作舟等专家认为,发展新型煤化工必须打好四张牌:

一是打资源替代牌。发展新型煤化工要避开大量的煤炭资源消耗,寻找减少煤炭资源消耗的途径。我国煤炭储量中,硫含量大于1%、工业锅炉不能直接使用的高硫劣质煤约占一半左右,这些煤炭一般都被弃采,如果利用高硫劣质煤制甲醇,将是种一举两得、变废为宝的煤炭资源综合利用途径。另外,我国目前每年焦炉煤气的产量是800亿立方米,仅山西省每年焦炉煤气就相当于西气东输的气源量,如全国煤气都制成甲醇可生产4000万吨/年,这样既不浪费资源,又不污染环境。还有,我国丰富的煤层气约为30万-35万亿立方米左右,相当于天然气储量,可将它们转化为甲醇。 二是打好技术创新牌。煤化工流程长、工艺复杂、环节多、污染重、系统性强,制约因素多。发展煤化工工艺应考虑选择先进、可靠、适用、低污、经济的新技术,既要考虑技术难度和经济代价,又要考虑产品是否达到经济规划。三是打好规模发展牌。新型煤化工是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项目,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规划中要坚持煤化工项目的高起点、大型化和规模要求,同时应当鼓励煤炭、电力和化工企业联合,实现煤、电、化联产一体化。四是打好循环经济牌。新型煤化工应纳入循环经济体系里统筹规划,实现煤、气、电、化等综合发展。要建立煤化工生态工业集群,将煤化工与建材、材料、发电、废热利用等不同产业的工艺技术集成联产,形成资源和能源的循环利用系统,最大限度地降低消耗、节约能源,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破坏。

(小标题)合理规划、科学发展应对规划冲动

调研发现,地方政府热衷于上大型煤化工项目的目的,主要是希望以一个大项目为龙头,带动区域内煤化产业上、中、下游的全面发展,进而成为重要的煤化工基地,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这种大项目-产业链-产业集群-制造业基地的发展思路无可厚非,但一个大项目后面接踵而至的数十、数百个中小型项目,如果不能从原料、水资源、区域环境和市场容量出发,提前做好整个规划工作,将使以后的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陷于被动。地方决策者千万不能因大项目、大投资的规划冲动而急于拍脑袋。煤化工特别是投资大、风险高的煤制油、煤制烯烃等项目,不能随意决策在那个地方布点,国家一定要有总的发展思路,制定一个导向性产业政策,对行业发展进行总体规划。

调研中发现,虽然我国煤化工的基础性研究已经取得了不少突破性成就,但仍不能完全满足新型煤化工产业发展对技术的要求;要强化中试环节,这个环节的投入现在大多处于空白,煤化工技术不能仅局限于实验室。有关部门应鼓励并扶持原始创新,国家基金应更多投入此类基础性研究,为不断发展的煤化工提供源源不断的技术支撑。

来自:新华



驻马店白癜风医院地址
昆明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手足多汗引起的脚臭怎么治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