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杭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商

丧心王冠第九十七章古城故事七权衡

2021.05.03 来源: 浏览:2次

丧心王冠 第九十七章 古城故事(七)

“我们就像一群发情的野兽,盲目而冲动,眼里除了那头母兽什么都看不见。”克托恩自嘲起来一点都不留情面,显然对过往的自己深恶痛绝。

那个芭芭雅嘉竟然被人称作母兽?自从浮士德知道这个人以来,所听说的事情不是彰显她的强大和冷酷,就是捕风捉影的描绘她的荒唐和恶毒,现在一个和她有过亲密接触的人,竟然称她为母兽?

浮士德有点想笑,可现在周围没有任何人觉得这件事好笑,他也就没有办法笑出声来。

因此,他只好一本正经地听克托恩讲那无聊的故事——以及夹杂在故事中的那些诸如“母兽”、“婊、子”之类的咒骂。

在一通咒骂之后,克托恩终于重新开始了故事的讲解,“我们全都住在城市中心的宫廷里,那是我最得意的杰作,如果说莫柏丹是一顶王冠,那它就是王冠上最璀璨的那颗明珠。”紧接着又是一串拗口而典故繁多的溢美之词,即使已经对这门语言颇为精通的浮士德也听得似懂非懂。

投资者倾尽积蓄投资 这让浮士德皱紧了眉头,他对克托恩讲故事的能力十分失望,并且深感在这里听故事完全是浪费时间——起码到目前为止,他听故事得到的信息远比之前估计的要少。

因此,他努力扭曲自己的面目表情,试图令克托恩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浮士德用力把眉毛拧成一个疙瘩,在额头上挤出了三道抬头纹,又让嘴角下垂,整张嘴近似于一个“门”字。

可是克托恩对浮士德做出的夸张表情视而不见。

浮士德不知道对方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表情,还是多年的虫子生活令他失去了对人类表情的直观感受力,亦或是他根本不想理浮士德。

多半是最后那条,浮士德猜测道——要知道,浮士德所谓的“表情”可不仅仅是面部肌肉的收缩与放松,还附加了整个多元宇宙都通用的心灵力量。

任何一个有智能的生命都能领会浮士德发出的不快信号——除了某条喋喋不休的大虫子。

“……你不能想象那个巨大的吊灯有多么耀眼,那光线甚至可以和午时的太阳媲美,又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亮度。我们每天都在那盏灯正下方共进晚餐……”

“克托恩先生……克托恩先生!”浮士德不得不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您的故事实在是动人心弦,但这波澜壮阔的史诗实在不适合在这狭小的地洞里讲述,不如我们去到事情发生的地方再详细解释如何?”浮士德可以重读了史诗这个词,意在讽刺克托恩回味了一万年的恋爱伦理轻喜剧。

克托恩正说到兴头上——他的精神状态在经历了失恋、转化失败和一万年的孤独这三重打击之后,早就被扭曲的不成人样了,而对于建筑的热爱可能正是维系他残存理智的唯一要素。

他有些委屈地小声咕哝着:“时间?时间在这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可他还是好脾气地听从了浮士德并不太客气的提醒,重新把故事拉回正轨。

克托恩清了清嗓子,“我们在彻夜地狂欢之后,芭芭雅嘉为我们每个人安排了职务。比如我,我是东城区的行政长官,而我们的画家则在北方城门处担任将军。”

“我们的狂热仍然在持续,没人发出疑问,所有人都感到高兴。但其实只要想想就知道了——我们的子民该从哪来?”

“或许我确实曾意识过这个问题。第二天我走马上任的时候,确实有市民和下级官员来迎接我,我一度十分惊奇——你知道的,心灵术士有时候会记住某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一些能吃的东西出现了——一开始是老鼠、生肉之类的东西,后来就出现了粮食,等到几天后,我们甚至从随便哪间屋子里都能端出热气腾腾的晚餐。”

克托恩的话显得荒诞而似曾相识,可他描绘的情形却无法引起浮士德的一丝亲切感——与此相反,浮士德借着克托恩想恐惧,令自己冷汗直流。

这是一场游戏?游戏背后的人在一开始似乎不太懂得规则,但他正飞快地学习,学习人类需要食物,甚至学习人类那该死的饮食习惯。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嗓子已经有些沙哑,如果不是他及时清了清嗓子,恐怕就要发出公鸭一般让人大丢面子的声音了。

他咳嗽了一声,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座城市……它在回应你,它在学习?”问出这句话到时候,浮士德知道自己的脸色十分凝重。

“是的,我猜是这样的。”克托恩给出克肯定的答复,“您看,那时它就已经出现了活化的征兆,恐怕这座城从建立开始就……”

虽然浮士德从老镇长的记忆里,从众人的叙述中无数次确认了这一事实,但每次听到这类论调,他都会倒吸一口冷气——尤其是这一次。

当听到某个骇人听闻的事实时,你往往难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一个具体的例子摆在你眼前,才能让你突然间毛骨悚然。

浮士德站起了身,也不管对方能否看见,他紧紧盯着上方的洞壁,组织者语言,“你的意思是说,你当时觉得这一切很正常?认为这就和狩猎、采集一样,是一种很自然的生产活动么?”

上海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河源白癜风最好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互联网